dieguo

头像是邮箱包包画的白弩
老福特存存ms文和其他百合文

Slide 03 (白弩-TBC)

03

帐篷内狭小黝黑。

简单刮鞣的生狼皮连成大块,充当着挡风御寒的帐篷布。

干燥空气中弥留着淡淡的动物毛皮气味,其实并不难闻,与记忆中的熟悉和温暖挂钩。

 

扎实的安全感填充在心底。

这种感觉,于人类是母亲的子宫,于魔族是精气结成的恶魔之卵。

对露西佩尔来说,两者皆有。

 

呆望着帐顶无法入睡。

那个吻带来的震荡过于强烈,脑中的余震仍未停止。

 

那个吻——如果可以称作吻——微凉、单薄、晨露般。

 

嘴唇裂口的血锈味中闯入了一丝丁香气息。

近到能感受到呼吸的距离,精灵剔透的脸颊染上了浅粉蔷薇色。

澄澈的蓝瞳半掩在眼帘下,睫毛湿润,露水摇摇欲坠。

双方紧贴的胸腔中的心脏都在剧烈地跳动。

 

那一瞬间的感官被无限放大,情绪却被关上——当时的表情是凝固的。

 

应该惊讶,喜悦,困惑,羞怯,还是恼羞成怒?

此时的露西佩尔只感到心虚。

无聊的悲惨身世换取的同情,封闭环境中暂时错位的情感,危险中被错误判断的依赖感……

还可以列举出很多很多猜测,只需要恐惧——

对亲密的恐惧,对被拒绝的恐惧,对遭受背叛的恐惧——仍占据着灵魂。

 

其实那个吻的意义,再明确不过——露西佩尔拒绝去想。

当作没有发生,像蚌一样缩回壳内或许是最简单的做法。

 

可是露西佩尔知道,一种看不见的连接已经在两人之间建立。

当蚌壳之外也有容身之处时,蚌壳便失去了意义。

 

梅赛德斯背对着露西佩尔,规律地轻微起伏的身体显示着已经入睡。

结束那个吻后,两人紧握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此时对方的手传来的温度让露西佩尔开始担心精灵的体温。

 

从身后轻轻抱住熟睡中微颤的精灵,微凉的温度并不舒适,但露西佩尔只觉得,那是她唯一的温暖。

 

极佳的夜视能力此时发挥了作用。精灵完美的侧脸近在咫尺。

几秒后,露西佩尔将视线从精灵的嘴唇上移开。

近距离看到尖耳的依然精致,宛若纤薄的骨瓷。

 

在这神造的艺术品之上,落下轻轻一吻。

 

一夜无梦。

 

===============================

 

海拔愈高,云雾愈散,风雪逐渐变得微弱。从未被践踏的无知之雪柔软光洁。

 

白天并肩赶路,晚上相拥入睡。

与第一天相比,一切都发生了很大改变。梅赛德斯觉得这自然又突兀。

 

清晨醒来,不再是充满实感又捕获不到的温暖。耳畔的呼吸和手掌传递的温度都令人贪恋。

 

还有称呼的质变。

“精灵王”这样生疏的名号,在第一次提醒之后便更正为“梅赛德斯”——虽然语气仍显生硬。

而且对被称作“露西佩尔”,对方完全默认。

梅赛德斯愿意相信,她轻咬嘴唇的反应是不知所措的欣喜表现。

 

半魔族战士的表情愈发柔和放松,在只有两个人的空间,隔离了混杂人群中所需要的顾虑和伪装。

 

至于那难以捕捉的一瞬间的微笑,出现在梅赛德斯失手烤焦了肉的时候。

 

——她的笑容是只属于我的。

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让梅赛德斯自己都感到吃惊。

 

雪山中长久的相处与协作,两人的互动愈发流畅,眼神和细微动作的交流像是多年的好友——朋友,是吗?

 

“我好像没办法成为你的朋友。”

再次说出这句话,梅赛德斯怀着不一样的复杂心情。期待对方能听出这种其中的隐喻,又颇多惶恐。

这样的旁敲侧击显得多余,但毕竟已经没有再次吻上去的冲动——当然,她并不是后悔那个吻。

 

“我已经知道了。”

敷衍回避,抑或只是想到了不好的事情?

露西佩尔闪烁的眼神让梅赛德斯心中增添了不安。

 

——她会觉得怪异吗?只是寒冷封闭的环境模糊了身份?两个女性……魔族是怎么看待爱情的?

梅赛德斯发现自己仍然不了解对方。

——错误还是特殊?笃信繁殖和婚姻的人类多半会认为这是错误的,但精灵是特别的,爱更是特别的。

浮现出的不安念头马上被梅赛德斯否认。

 

爱是能够带来改变的特殊的东西。

这是她们人生中白色的交错点,是一个珍贵的机遇而不仅是意外的灾难。

国王做事需要考虑整个族群。但她此刻并非国王,只是雪崩中的幸存者,是哭泣的半魔族女孩的同伴。

爱上露西佩尔的是梅赛德斯,只是这样。


 

================================

 

她们朝东北方向走了三天。第四天傍晚,扎营时分。

脚下是高原,风雪云雾已全然散去。骤然而至的阳光挥洒在群峰山脊间。

湛蓝天空的背景下,玄武岩与冰雪辉映相间。冰川向北延伸着。

 

“沿着冰川东行两千米,再往东南方向下山,便是武陵边界。”

露西佩尔凝视着冰川,眉头紧皱,“明天我们要尽快通过冰川。”

 

这里是极寒之地,也是极危之地。

冰川附近是狼人们的栖息地。直立的狼人毛发厚实,肌肉虬结,足有半头象大小。

狼人喜群聚,一头或许不是大麻烦,而成群进攻的狼人是每个冒险家的噩梦。

 

现在的能力与军团长时期已不可同日而语,露西佩尔对直面狼人群没有太大信心,祈祷着明天不要遇上狼人。

如果发生意外,她在心底默念,梅赛德斯的安全至上。

 

近几夜的睡眠深度与长度很是让露西佩尔意外。

她是习惯独眠的,但现在枕边多了一个人,却睡得格外安稳。

怀中人半睡半醒间又往里靠了靠,满意于半魔族舒适的体温,发出细小的叹息。

 

——只是这几天。

失落与恐慌及时地揪住露西佩尔的心。

放弃梳理纠缠的情绪,她很快入睡。

 

噩梦不止出现在睡眠时,有时也会降临现实。

 

幸亏多年磨练出的警戒本能,露西佩尔在篝火出现异样前便已清醒。

帐前有人,不——狼人。

 

以剑挑开帐篷,左手拉起仍睡眼惺忪的梅赛德斯。

篝火的最后一星火光,照亮了作祟者泛黄的锋利獠牙。

 

亡命剑的异光与黑狼人的哀嚎同时迸发。

处决,处决,处决,处决,处决。

疯狂地挥剑,血肉飞舞。

 

狼人的身躯倒地,露西佩尔在轰耳的心跳声中握紧颤抖的双手,努力找回战斗时一贯的冷静。

 

——糟糕,不止一只。

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露西佩尔忘记了呼吸。

转身的刹那脑海中闪过的,是进入雪山后才在梦中消失的,她永远不愿再见到的,名为失去的画面。

 

适合攀爬与隐蔽的森林是弓箭手的主战场,但精灵双弩手的近身体术绝不容小觑。

 

旋转的炫目红光还未散去,箭雨带着轻灵之音落下。

梅赛德斯游刃有余地与另一只黑狼人战斗,战斗时的神情一如既往的专注而坚定。

露西佩尔转身后看到的便是这样的场景。

 

精灵王梅赛德斯不是处处需要保护的脆弱少女,重新意识到这一点的露西佩尔心中释然,以及确认重要者安全的欣喜。

数百年前在战场上活跃的双弩精灵的英姿,她从未忘记。

 

很快消灭了黑狼人,梅赛德斯转头望来,露出熟悉的微笑。

曾经,这阳光不属于她。

 

——我有这个资格吗?

露西佩尔立在原地,激战后的大脑陷入空白。

 

望向这边的梅赛德斯的表情忽然变得惊恐。这很快将露西佩尔拉出了不合时的迷茫。

食肉动物口涎的腥气从颈后传来,亡命剑挡下了偷袭者的獠牙。

快速释放出恶魔盾击退了白狼人召唤出的三个下属,同时后方的精灵释放出箭雨支援。

 

这不是一场普通的夜袭。

一边用盾击退越来越多的敌人,一边后退着与梅赛德斯汇合,露西佩尔环视四下黑暗中闪现的一对对绿色荧光。

 

这是噩梦。

当那头身躯格外巨大白狼人从狼群中现身,向两人袭来,露西佩尔默默下了定义。

 

几次击退无效,超越到最终阶段的攻击打在白狼人头领的坚厚皮毛上仍不痛不痒。

巨爪近在眼前,露西佩尔很清楚,精灵无法扛下这一击。

 

侧身迎上攻击,同时连续持盾突击。

身躯的冲撞,巨爪的攻击与有效的击退,爆发的可怕力量激起阵阵雪浪。

 

白狼人头领被击退数米远,雪浪中四散的雪沫将这个空间填满。战场陷入一时的停顿和混乱。

 

充当肉盾的左肩已经失去知觉,大脑此刻却格外冷静,露西佩尔明白这个空隙是生存的唯一机会。

 

收回剑,伸出还能用的右手拉住呆滞在雪雾中的梅赛德斯。

视线对上的瞬间,精灵便读懂了对方的意思——逃。

 

魔族的蝠翼飞行能力不强,更适合辅助移动,承载多余的重量飞行并非易事。

 

避开血肉模糊的左肩,梅赛德斯配合半魔族抱着她的右臂,攀住脖子与腰胯,将头靠上对方右肩。

飞越仍在雪雾中的狼群,她们往山下急速滑翔。

 

夜半时分,风雪又开始降临。迎面的云层中蕴含着湿气与冷风。

但愿山风能吹散两人的气息,大雪能掩盖沿路的血迹。

 

每次挥翼都撕扯者左肩的伤口,带来头皮发麻程度的痛楚。

顺风滑翔省了很多力气,但这样高强度地飞行,露西佩尔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刚才的生死瞬间消耗了太多体力,而且体力现在正一点一点地流失。

视野范围内,有一块突出的巨大岩石,正适合居高临下地望敌和攻防。

 

露西佩尔感到翅膀越来越沉重,思维也愈发不受控制。

 

梅赛德斯现在的姿势没法看到我的脸,不然现在狰狞的表情怕是会吓到她。

梅赛德斯身上没有穿斗篷,这样飞会不会冷。

梅赛德斯的软甲被我的血弄脏了,这可怎么办?

梅赛德斯的耳朵蹭着我的脖子,痒痒的挺舒服的。

梅赛德斯的头发……

梅赛德斯……

……

 

===================================

 

背对前进方向,风雪迎面而来。

视觉屏障敏锐了其他感官。

 

像是在浸满了血的风中。

打在脸上的刺骨风雪,滚落身上炽热的液体。

对方的右臂施加着几乎难以忍受的力度。

呼吸和心跳急促到值得担忧的频率,分不清是谁的。

无比真切地感受到“自己是活着的”。

 

不知过去了多少时间。

背部先着地,雪地缓冲了力度,承受了轻微冲击之后,梅赛德斯意识到她们回到了地面。

 

这里是哪?

不,这无所谓,重要的是露西佩尔。

 

伏在自己身上的半魔族一动不动。

下意识地伸手推她,指尖触到的是滚烫粘稠的液体。

这才反应过来,充斥着鼻腔的代表大量失血的刺激气味一直没有消失。

 

抱住昏迷的露西佩尔,吃力地与她一起翻过身。

雪地很柔软,也很寒冷。身着单薄软甲的梅赛德斯发觉,刚才的战斗和逃跑产生的热量已经迅速冷却下来了。

而身下那本该是热源的半魔族女子,体温却在逐渐下降。

 

身后的狼人随时可能会追上,已经没有时间犹豫。

挑开破碎的、饱蘸鲜血的布料,夜色也无法掩盖的外翻的鲜红皮肉和隐约可见的森白骨头显露出来。

 

没有缝合的条件和技术,随身包裹中只有一小卷绷带。尽可能地缠住伤口,绷带被血浸透,但也勉强止住了血。接下来便要依靠半魔族强大的生命力了。

 

沾满血的双手无法抑制地颤抖。

——不是因为寒冷。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露西佩尔已经成为梅赛德斯生命中无法舍弃的东西。

 

向精灵之神——伟大的精神——祈祷一个半魔族,能够被包容吗?

 

视界内出现两点红光,梅赛德斯屏息,双手握住腰间的双弩。

四下观察,立足之处的巨石能让弩手优雅地战斗,这也是露西佩尔昏迷前的想法吧。

战斗是唯一的选择,毕竟无论是被冻死还是被咬死,都不适合精灵王。

 

夜仍旧很长,雪是唯一公正的,为活着的、死去的、在生死间挣扎的一切生灵,降下同样的白色悲悯。

 

TBC

 

*7 本文设定两人等级为100级出头,黑狼人等级为127级,白狼人为129级,白狼人BOSS172级。

*8 山风:由于山谷与其附近空气之间的热力差异而引起白天风从山谷吹向山坡,这种风称“谷风”;到夜晚,风从山坡吹向山谷称“山风”。野外逃离野兽或猎犬的追踪,应该往下风口跑。

*9 伟大的精神:梅赛德斯卧室里的大姐姐ry


评论
热度 ( 7 )

© diegu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