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eguo

头像是邮箱包包画的白弩
老福特存存ms文和其他百合文

孤岛(弗隐-短篇完)

孤岛

by: SMH

tag: MaplyStory Fanfic, BL, N, HE

cp: 弗里德X隐月 简称弗隐

2014/09/30

 

看之前请先回忆一下隐月的剧情,用了挺多梗的www

本来的构想是脑洞黑化文,因为驾驭不了太复杂的设定,写了开头就放置了,放着放着都忘记了……打算写梅赫时,发现文件夹里还有篇弗隐文,所以补完成了HE。盲目猎奇要不得,还是充满希望的故事好,你好我好大家好www

另外标题来自《No man is an island》,受到魔圆官方小说译后记的启发,诗附在最后。这个故事和小圆脸一样,也是个充满希望和治愈的爱的故事呢www

 

============================================

 

 

离开次元图书馆,名为隐月的男子开始潜心修炼,他明白那个唯一记得自己存在的人的力量是多么强大,必须让自己尽量变强。

 

极其疲乏的时候,他会去海边静静地站一会儿,看着手中的一块鳞片,陷入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回忆里。或者去找小龙神艾文,为了看看那如出一辙的笨蛋般的笑容,而不得不听龙神唠叨那只还顶着蛋壳的幼龙的琐碎日常。这时候的他安静听着,似乎在发呆,似乎在怀念。

 

他没有再找过去的朋友,也没有再提起他曾经的名字,人们只知道一个自称隐月的神色淡漠的修行者。

 

当一切准备就绪时,他最后一次去见艾文。

“我是来道别的,我将要去修行的终点。”

“终点?你以后都不会再来了吗?”

“是的。”无论成败与否。隐月在心中默念后半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这是玛瑙龙族之王阿弗利埃的鳞片,是你的前辈——弗里德最珍贵的东西。”

 

艾文接过那片坚韧的扇形薄片,打量抚摸着惊叹着。虽然一直守卫着昏迷的阿弗利埃,但艾文从未见过玛瑙龙之王的英姿。看着龙鳞在阳光下闪烁的变幻色彩,仿佛能看见载着弗里德展翼高飞的阿弗利埃。

 

半晌,他抬头问:“弗里德前辈最珍贵的东西是龙鳞,难道他没有朋友和爱人吗?”

听到同为龙痴的艾文问出这样带着对前辈略微同情的问题,隐月歪了下嘴角,然后叹了口气说:“或许我该和你聊聊弗里德。”

 

现任龙神艾文对这个自称隐月的男子很好奇,他似乎经历过上古对黑魔法师的大战,而且对前五英雄如密友般熟悉,却从未听其他四个英雄提起过他。

 

“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强大而温柔的人,从来不会发火,对所有人一视同仁的爱。不过这样平等的对待给人些许疏离感,或许这就是他总被误解为恋龙癖的原因吧。”隐月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相反的,佩特是个臭脾气,和露米诺斯又一直吵吵闹闹,但却是个受欢迎的单纯笨蛋。”

 

“在传说里,梅赛德斯似乎是弗里德的恋人。”

“梅赛德斯的确被认为和他在交往,但我知道没有,大家都知道。毕竟佩特和露米诺斯之间从来插不进别人,而阿岚又是我们的好哥们儿。他那平等的爱在五个人中,自然显出对梅赛德斯的不同。”

 

“那梅赛……”

“梅赛德斯也是个有趣的人,”打断艾文的话,隐月开始滔滔不绝,“身为国王却常常在言行举止上无意识地流露出孩子气,有时能感受到她故作坚强来掩饰脆弱。褪下高贵强大的国王身份,她还只是个纯真少女。也许两人中,怀有特殊好感的是她,不过精灵的自持和羞怯恐怕让她难以表白。” 

 

“那你呢?你在他们之中又是什么样的位置呢?”

 

“我只是个旁观者。”隐月脸上柔和的表情消失了。

『我是弗里德,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是英雄,我什么都不是。”

『这步棋下这里就输了哦,再好好想想。』

 

“我只是个被遗忘的祭品。”

『以后劝架的时候要小心,别再受伤了。还有,以后我和你一起吃阿岚和梅赛的料理吧。』

 

“祭品?”小龙神从隐月的喃喃自语中抓住了一个陌生的词。

隐月意识到他说得太多,抢过艾文手中的龙鳞,仓促离开,将喊叫着自己名字的小龙神抛在身后。

 

 

 

 

 

 

弗里德弗里德弗里德弗里德弗里德……

捏着那块龙鳞,回忆潮水般涌出。

他的笑容又浮现在隐月的脑海中,强大而温柔,自信又博爱。

对弗里德怀有特殊好感的又岂止梅塞德斯,难以表白的原因又何止自持和羞怯。

 

被大家忘记虽然寂寞,但尚可忍受。然而被弗里德忘记呢?

 

通过赫丽娜和以前的伙伴、现在的英雄追寻他的踪迹,在兰和艾达身上寻找他的影子。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无意义的挣扎,自我安慰罢了。

 

放出漂流瓶,却未期望他能收到。佯装怀抱希望,只是在掩饰绝望。陷在漩涡中的孤岛,再多的漂流瓶只能被卷回到沙滩。

 

相比精灵等长生族,人类的岁月是何等短暂。他的一生必然结束地无牵无挂,在这个他爱着的世界的某个角落里。

 

“已经不能回头望了。此刻的我,要做的只有战斗。”强压下翻滚的情绪,隐月将龙鳞收回胸口,只身走向时间神殿。

 

 

 

 

 

 

 

不再是梦境,真实而沉重的黑暗气息扑面而来。

以存在为代价的时间封印已经被解除,黑暗魔法师——维系生死的唯一敌人——就在隐月的面前。

 

“选择的时刻到了,摒弃自己的存在也要杀死我吗,祭品先生?”黑袍下发出的声音充满压迫力。

“本来以为是个不怎么样的称呼,从你口中说出却意外地不错嘛。”隐月嗤笑道,“既然你知道我有当祭品的觉悟,又何必废话。对于已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这个决定再简单不过。”

“那就让我看看你那来自异世界的力量配不配得上你的决心。”黑暗力量应声爆发。

 

 

 

 

 

流下的鲜血阻挡了视野,隐月随手抹去,又发起进攻。当破碎的身体不知第几次接触到坚硬的地面时,他发现狐狸珠子因为过度使用,已经出现了细小的裂纹。

“本来打算要将珠子还给兰的。”自嘲着,隐月感到血液从身体中迅速流失,大脑开始困倦,眼睛无法控制地闭上了。

“死后的世界是怎么样的呢?能遇上弗里德吗?”这是他昏迷前最后一个念头。

 

 

 

 

 

 

蓝天,青草的气息,些许刺眼的斑驳阳光,还有那个人媲美一切美好的笑容。

“弗里德?”

撑起身,隐月低头看着整洁的衣服和毫发无伤的身体,感受到些许不真实。

“我做了一个噩梦。”

他拉住弗里德的手,温热的触感消除了刚才不真实感引起的不快。

捏了捏他的手表示安慰,弗里德将他从草坪上拉起,说着:“梅塞和阿岚做了新菜,叫我们去尝尝。”

看着隐月古怪的表情,弗里德轻声在他耳边细语:“放心,我监督她们放的糖,应该能吃。”

 

越过弗里德的肩膀,隐月看到不远处灌木丛中闪过几个顶着毛绒绒尖耳朵的身影。

“你的狐狸小朋友们来找你玩了。”弗里德看了眼灌木丛,笑道,“快去吧,我等你。”

 

“兰,是你们吗?”隐月穿过灌木,几个小狐狸便一拥而上围住了他。

带头的粉红色小狐狸递上一捧浆果,接着,其他几个将年糕、生肝、肉干等等塞到他怀里。直到他再也抱不住这么多食物,直到他们再也无法控制地相视大笑。

 

和小狐狸们玩够了,隐月抱着食物悠闲地往回走,远远便听到朋友们的笑闹声。

阳光洒在树丛间,时间仿佛停止。

一切都符合完美幸福的标准。

 

这个瞬间,隐月感到一开始的不真实感又浮现出来。

他小心地靠近朋友们。佩特第一个发现他,露出惊恐的表情,其他人马上戒备起来,五把武器对准了自己。弗里德紧皱眉头,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落魄地回头跑向狐狸树。树下的小狐狸依然同平日般嬉闹。

依然像看到敌人一般,受惊的小狐狸们跑走了,兰迟疑了片刻也跟上了同伴。

 

“我记起来了,我是一个不存在的人。”自言自语着,灰色笼罩了隐月的世界。

 

 

 

 

五感重新回到隐月的身体中。

全身的剧痛、血液的气味、回荡在大厅中的黑魔法师低沉的声音。

“祭品先生,我明白你并不惧怕死亡,但你并不渴望死亡。”

“因为你仍抱着执念。”黑魔法师身后的精灵用的尖细的嗓音接下去说道,“我刚才为你造的梦的内容并不是我决定的,那正是你最想要的东西。”

 

“我再问你一次:有没有后悔那天的选择?如果早知道结果,你还能做出一样的选择吗?你认为你做了‘本应该要做的事情’,你认为你现在做的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但如果我给你另一个选择呢?”黑魔法师向倒在地上的隐月伏下身,“成为我的力量。”

 

隐月皱紧了眉头,若有所思地瞪视黑魔法师。

 

“你的存在维系于我,而我的时间之力因你的原因而被封印,你我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若你效忠于我,我将重新掌握时间之力,作为回报我会给你更强大更纯粹的力量以及……”低沉的声音里充满无法抑制的疯狂,“你梦中的世界。毁灭这个旧世界,创造新世界,一切都将得到救赎。”

 

“是啊,如果再见到他们多好……”隐月强撑起身体,靠在一旁的柱子上,“我的一生中有两个给我名字的人,他们向我伸出手,给予我活着的理由,但他们最终都忘记了我的名字。我只是他们生命中绝对的过客,不留下一点痕迹。我的存在有什么意义?在这个抹去我存在的世界。孤独地战斗有什么意义?为这个不需要我的世界……”

“然而这样的世界,也是那个人曾拼死保护的地方。”隐月的声音微弱,眼神坚定,“我没有需要保护的族人,也没有血脉相连的家人,但我愿意为这个他深爱着的世界牺牲一切。”

 

“我不明白。”黑色身影没有动作。

 

“你自然不明白,当年创造了黄金时代的灵魂契约的强大便源于便对这个世界的博爱,为了力量而追求黑暗和毁灭的你又如何能理解。” 隐月轻叹一口气。

 

“灵魂契约?”黑魔法师的声音带上了怒气,“你,弗里德和那条蠢龙懂的东西?”

 

“原本我还有些迷惑,但现在我懂了。谢谢你制造的梦境,让我明白了我最想要的东西。”隐月面带微笑,“我并不想成为什么英雄,被所有人遗忘也觉得悲伤。但我并不是一座孤岛,没有人是一座孤岛。无论我存在与否,大家的欢乐和悲伤是连在一起的,只有守护大家的幸福,我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我爱弗里德,也同样爱他爱着的这个世界,这就是我生与死的意义。”

 

“哈哈哈哈哈哈,愚蠢的爱啊!”黑魔法师爆发出一阵狂笑,向隐月劈出一道咒语。

 

在致命的黑暗魔法接触到隐月身体之前,他胸口的龙鳞发出微弱的光亮,接着迸发出光芒,瞬间中和了黑暗,溢出的光明力量以成倍增加的速度吞噬着周围的空间,包括黑魔法师。

 

无尽的纯白世界包围了隐月。

他感到身体的痛楚消失了,并非梦境的麻痹,而是真实的被治愈感和充溢的力量感。

面前是熟悉的温柔眼神和阳光般的微笑。

“灵魂契约将我唤醒,把我召唤到了你身边,我的契约者。”

 

“弗里德……灵魂……契约……”隐月不知所措。 

 

“没错,以龙鳞为媒介定下的灵魂契约。”看着面前人僵硬的表情,弗里德伸出双臂搂住契约者,“从此你我二人的灵魂合二为一,死亡也无把我们分离。”

 

“你还记得我吗?”隐月——此时弗里德的契约者——终于反应过来,眼角含泪问道。

 

“当然记得,一切的一切都记得。你孤独的战斗,你曾经的牺牲,多年前的朝夕相处,还有我给你的名字……”弗里德在契约者耳边轻轻道出。

 

“赫丽娜说你周游世界后结束了作为人类的一生,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

弗里德为契约者箍住自己身体的力道失笑片刻。

 

“我把法术注入龙鳞,再将自己的肉体陷入沉睡,希望能有一天通过龙鳞再次缔结灵魂契约。我本以为那会是阿弗利埃,但将我最珍贵的东西一直带在身边的是你,用足够强烈的爱激活契约也是你。”弗里德轻抚怀中人的背,慢慢地述说,“你不再是不存在之人。黑魔法师已经被我们的力量重伤,时间之力回归时间女神,存在重新属于你。”

 

“你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我也爱你。”没有停顿的回答。

 

 

至于联盟的众人感应到巨大的力量,赶到时间神殿时,看到紧紧拥抱熟睡的两人,那就是后话了。

 

 

 

 

 

一年后,射手村。

 

“为什么约在这里?”对比弗里德从容的表情,契约者有些焦躁。

距离彻底消灭黑魔法师的联合战役过去才一周,新生的冒险岛世界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理。但此时,两个领导者却在射手村的一座小山丘后约会。

 

“是你约我来这里的。”弗里德从身后拿出一个有些陈旧的玻璃瓶。

这是一个漂流瓶,契约者非常熟悉。

打开瓶子拿出纸条,上面的字迹还清晰可见:“弗里德,我还活着!但是我记得我的名字了……收到信后就来射手村吧。我等你。”

 

 

-END-

 

====================================================

 

《No man is an island》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ner of thine own

Or of thine friend's were. 

Each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For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Therefore, send not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John Donne


评论
热度 ( 36 )
  1. 风时若dieguo 转载了此文字
    充满了!!!!!!!!充满了!!!!!!!!!!爱的故事!!!!!!!!!!!!!!!!!!

© dieguo | Powered by LOFTER